韩水法教授做客思勉“前沿技术的人文维度”高端讲坛

发布日期: 2020-11-24   作者: 文水遥  浏览次数: 31


20201112日下午,北京大学哲学系韩水法教授受华东师范大学思勉人文高等研究院的邀请,在前沿技术的人文维度高端讲坛作题为正义与道德:涉人基因技术界限何在?的讲演。讲演由思勉人文高等研究院院长郁振华教授主持。

随着基因技术在上世纪五十年代起的发展与兴盛,国际哲学界若干有识之士很早就介入讨论和研究,进入二十一世纪来它更是引起普遍的关注。如今,现代基因技术在人身上应用的相关技术已经成熟,而它的运用已是一股不可阻挡的趋势。先前人们视为科学幻想的一些设想和计划,在今天也具备了可行的技术条件。这势必会挑战一系列既有的伦理准则和规范,触动哲学的其他基本问题,而它确实已经引起普遍而剧烈的争论。

这些争论围绕如下若干主题展开,诸如:人类能否决定自己身体的性质?人类能否决定自己的生死?人类的性质是既定的还是处于持续的变化之中的?人类生命的目的是最终确定的还是不定的、人的最终形象如何?不同的哲学家、思想家和政治家对此提出了各种不同的意见、信念和论证,并存在严重分歧,难以达成共识。但于此同时,总有一些激进者和冒险者在推动技术的进展。这显得我们现在的反思尤为迫切和必要。

韩水法教授认为,对这些问题的思考和讨论实则需要更深入一层,亦即必须考虑,人类本身是否有能力来阻止自身的进一步演化,以及权宜之计与人类未来发展之间如何权衡和平衡。人之所以会如此热衷于发展基因科学和技术,是由于人之本性使然:人类永不止息的求知欲和探求欲,以及不断完善自身的欲望。以整容为例,历史上,人类曾以各种不同的手段让自己变得更美丽和更健壮。倘若基因技术的运用确有安全保障,那么它是否可以采用?我们看到,人类这种根本的欲望是难以扼制的,并且这种欲望并非是负面的。现代科学和技术大大地改善了人类的状况,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不过,在某些情形下,人类将这样的技术运用于自身也会造成不可知的巨大风险。比如,对可遗传至后来世代的生殖系细胞的编辑就会带来严重的伦理危机。韩水法教授由此提出,与涉人基因技术相关的根本困境和主要冲突在于:人一方面具有一些根本欲望,经历了并且继续在经受自然的选择和进化,另一方面,人类对自身的知识并不足够,而且对自己的知识和行为也缺乏信任,对由自己来决定自身的进化这件事缺乏足够的知识和必要的自信。

因此,面对这些根本的争论,人们必须达成基本共识,制定必要的法律或透明的公众参与的监管体系,从而在人类的根本欲望、科学和技术的发现和探讨与人类安全之间保持必要的平衡和张力。诚然,制定合理的法律和有效的监管体系更是一个困难、复杂而长期的任务。哲学家应当思考,对涉人基因技术而言,正义和道德的限度在什么地方?韩水法教授介绍和评论了德沃金、诺奇克、哈贝马斯、福山、约纳斯、桑德尔和福山等哲学家和思想家的相应观点,然后提出了若干思考之题。他认为,人类的每次进步都必然面对巨大的不确定性。我们固然应当维持人的尊严和优势地位,但需要面向未来,人性、人类的尊严与正义这些观念也需要重新反思和定义,它们的内容必然也会发生变化。

在场师生对韩水法教授的精彩讲演反响热烈,提出了许多问题,韩教授一一做了细致的解答。